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河北能治白癜风的方法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1 15:44:0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河北能治白癜风的方法,河南白癜风初期病因,德州白癜风,可以治白癜风权威的偏方,清水白癜风医院,新化白癜风医院,依安白癜风医院

  

  空气良好时的西安曲江南湖 本报记者 刘强摄

  

  雾霾下的西安城墙 本报记者 刘强摄

  国家最新公布的数字显示,西安的大气质量,截至2月底,依然处在全国后10个城市的排位中。

  因此,在治霾成为我省环境保护的“头号工程”后,陕西省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张振文更忙了:在积极筹办成立陕西省大气环境专家咨询委员会的同时,他已经开始着手为咨询委员会成立后举办的研讨会,做着各个方面的准备。

  “咨询委员会成立后,我们将以问题为导向,尽快召开一次有关雾霾治理的专家研讨会,并围绕雾霾成因和危害等设置相关研究课题,有针对性地提出治理对策,发出‘陕西声音’,贡献‘陕西力量’。”张振文说。

  治理雾霾,只有把形成机理和危害性搞透,才能有的放矢。

  在陕院士建议引发总理承诺

  3月9日,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参加陕西代表团审议时,关于雾霾形成机理研究的指示,让周卫健院士成为了当仁不让的“网红”。

 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研究员周卫健发言时提出,建议国家集中多学科科学家,攻克我国雾霾成因和影响难题。

  对于周卫健院士的建议,李克强回应说:“如果有科研团队能够把雾霾的形成机理和危害性真正研究透,提出更有效的应对良策,我们愿意拿出总理预备费给予重奖!”

  经媒体报道后,周卫健院士与李克强总理的此番对话,红遍网络。

  在给李克强总理汇报之前,周卫健研究团队还专门就此问题,专程向李克强总理写了信。

  “从全国范围内来看,在大气细颗粒物(PM2.5)研究方面,中科院起步也是比较早的。越是研究的深入,我们越是感觉到,要破解雾霾的‘秘密’,单靠某一个学科的力量是行不通的。必须集中多学科的专家,协同攻关。”周卫健院士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的同事、同为中科院院士的安芷生这样说,“今年3月初,在全国两会即将召开之际,我们专门向总理写信,提出了具体的建议。没想到,总理在参加陕西代表团审议时,还带上了这封信,令我们非常感动。在攻克雾霾形成机理和危害的科研道路上,我们更加充满信心了。”

  谈到雾霾成因方面的研究,张振文认为,尽管包括西安在内,目前很多城市对细颗粒物的来源构成进行了源解析,但离真正把雾霾来源、形成机理和危害性搞清楚,还有较大的距离。尤其是雾霾中二次污染物的研究方面,目前学术界更是众说纷纭。

  “由于研究方法不一样,报出的结果存在差异,也不能说谁对谁错。再加之一些尚处于学术阶段的研究,很多还没有经过科学证实,却经过媒体放大和过度解读,造成了社会的误解,甚至是曲解,更加重了人们思维上的混乱。”张振文说,“尽快在国家层面上,整合各方面的科研力量,并建立起明确的研究分工,就显得很必要了。这样做,不仅可以花小钱,办更大的事情,而且也有利于达成一致的研究成果,更好地指导雾霾治理。”

  哪些科学家在研究雾霾成因

  走进位于西安市雁翔路的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办公大楼,很多人会被8层电梯口的几块招牌吸引住:“中国科学院气溶胶化学与物理重点实验室”“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-美国TSI公司-美国明尼苏达大学颗粒技术研究室联合实验室”“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-香港理工大学气溶胶与环境联合实验室”“陕西省环境保护大气细粒子重点实验室”等。

  这些招牌背后,是诸多科研人员攻克雾霾的重要战场。来自西安,甚至是全国各地不同观测地点的大气研究样本,被送到这里进行分析研究。一项项有关雾霾的科研数据,不间断地从这里产生,并向外发布。

  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在雾霾基础研究方面,从全国甚至是国际范围内来看,都走在了前列。“这是地环所长期科研积累的结果。”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研究员黄宇说,“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的前身是1985年建立的中国科学院西安黄土与第四纪地质研究室,可以说,自其建立第一天起,就在从事着气候与黄土方面的研究。”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在具体的科研中,地环所从最初关注自然源对大气颗粒物的影响,不断拓展到人为源对大气颗粒物的影响方面。具体来说,就是从关注沙尘暴,到关注PM10,再到关注PM2.5,均走在了基础研究的前沿。尤其是在PM2.5研究方面,在目前很多城市进行的源解析研究中,几乎都能看到地环所的身影。

  不仅是地环所,随着国家和公众对PM2.5关注度越来越高,雾霾的研究也逐渐成为科学界的热点研究领域。这种变化的时间节点是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前后。在此之前,对颗粒物的研究,主要集中在中科院和设有相关专业的少数高校。之后,参与进来的研究者越来越多。现在,不仅有相关专业背景的研究者在做这方面的工作,包括物理、化学、生物等很多学科的研究者,也纷纷从各自的领域,开展了与雾霾相关的研究。

  谈现在“热闹”的雾霾研究现象,黄宇研究员分析认为,虽然有质疑的声音,但相关交叉学科研究者参与进来,对搞清雾霾的形成机理是有必要的。由于颗粒物构成中,直接排放的污染物比较容易监测,但这些污染物在大气的二次污染却难以搞清楚。往往这些成因复杂的二次污染,却会对人产生更大的危害。

  攻克雾霾是场与时间的赛跑

  “我们的大气层,就如同一个实验室中的反应容器。人们往这个容器中排放的污染物越多,成分越复杂,越会发生更为复杂的二次反应。”中科院地研所黄汝锦研究员说,“要弄清楚这些问题,单靠一个科研单位或学科是很难完成的。”

  对于黄汝锦研究员的观点,张振文很是认同。张振文分析认为,我们国家大气污染,呈现出与众不同的复合型特征。西方发达国家在近二百年的工业化过程中分阶段出现的各类问题,在我们现阶段出现了集中式爆发。

  3月17日,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明确提出设立专项资金,组织相关学科优秀科学家,集中攻关雾霾形成机理与治理。“无论是研究大气的,还是研究土壤的,各相关学科力量都组织起来,进行跨学科集中攻关,真正打一场‘蓝天保卫战’,让大家都看到更多蓝天!”李克强总理说,“今天我们就定下来,国务院设立专项资金,集中攻克这个课题。‘两弹一星’我们都研究出来了,这一事关人民群众重大期盼的难题必须拿下来!我们不计成本,再多钱也要拿。只有研究透了才能‘对症下药’!”

  周卫健院士建议,对于雾霾,不要单一研究一个地点,要扩展到比较大的范围。看污染物和气候变化的相互作用,从这个角度组织国内甚至国外的顶尖专家协同攻关,才能完成总理交代的这个任务。

  “下大力气,攻克雾霾的形成机理重要,尽快研究雾霾对人健康的危害性,更为重要。”张振文说,“李克强总理提出的目标任务,不仅是要搞透雾霾的形成机理,还包括雾霾的危害性。”

  与西方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较为单一的污染来源相比,我们目前这种复合型的污染,对人体健康的潜在影响更大,致癌、致畸、致突变风险也更大。加快雾霾的危害性研究,与时间赛跑,尽快弄清楚不同的物质对人体产生的影响,并进而采取相应的防治措施,尤为必要。

  “如果等到相应危害已经产生,再采取措施就为时已晚了。”张振文说。 记者 康传义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吉林白癜风能治吗